手機郵箱

聯係電話

010-59338585

行業動態
社區團購,你身邊的黑色戰幕
來源:紅商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7-22

有實力的社區團購玩家,明處跟你爭團長,暗處跟你拚供應鏈,而實力不濟的小玩家們,卻隻能躲在暗地裏跺腳幹瞪眼,獨自悲傷。

  近兩年,被資本“寵幸”到上天的社區團購行業,隻用了短短一年多時間,數量已達到上千家。而整個社區團購中最重要的端口便是擁有強大社區資源的“團長”們,因此,這些人變成了眾多社區團購玩家們爭搶流量的主要對象。

  社區團購的“江湖亂鬥”

  有人稱“團長”往往能體現一家社區團購平台競爭力,好的“團長”在一定基礎上直接決定了GMV。

  而承擔著售前和售後工作的中樞角色“團長”,無疑成為各社區團購平台之間奪取新流量的入口,是眾多社區團購平台爭搶資源的一個法製勝寶。

  隨著社區團購平台在獲取流量的戰場上混戰廝殺越來越明目張膽,優質“團長”的電話和資料隻要花幾萬元不等,便可以通過業內渠道得到,已成為公開的信息。

  麵對“挖團長”的瘋狂現象,各平台在挖其他“團長”的同時,對於自家“團長”的管控能力也遭到前所未有的考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然有爭鬥。

  自2018年下半年起各社區團購平台之間的亂鬥,是所有身在這個社區團購江湖的從業者都能感受到的,說是江湖混戰亦不為過。

  張軍(化名)目前是一家社區團購平台的地區負責人,他對《商界》記者講述了他挖團長的經曆。當時張軍急於拓開市場,便動了歪心思。為了摸清其他平台整個鏈條,他前期花了2個多月時間找到了當時一家較大競爭對手的倉庫,然後經常騎著摩的一路跟隨配送車到各個小區。通過長時間的摸索,張軍摸清了整條線的團長人員,隨後開始為“挖人”做準備。

  為了說服其他平台的“團長”叛變,張軍不止一次在私底下和他們接觸,熟悉過後,便時常給一些社區團長送禮、送產品、請吃飯……等對方開口答應,他便開始尋找下一個獵物。

  “現在的‘團長’們都聰明多了,哪個平台提成點多,他們就為誰賣貨吆喝。” 張軍說道。

  “我之前是食享會的團長,但期間由於他們工作人員要求讓我把500人的群管理權交給他們運營,我沒答應,最後合作的也就不愉快了。之後我便被另一家平台邀請去做了‘團長’。”一位小區的寶媽袁老師說。聽她講,她之所以選擇去另一家,主要還是對方平台能夠給出比之前平台高出5%的提成比例。

  “沒有絕對的忠誠,隻有更大的利益。”這便是另一位社區“團長”對記者坦然回答。

  其實對於像袁老師一樣眾多的“團長”來講,社區團購隻是賺錢的一個渠道而已,如今,讓一個團長忠誠於一家平台已經很難。

  與此同時,隨著社區團購市場熱火難消,無底線的打價格戰也成為常態。之所以會有此局麵,主要也是由於社區團購門檻低的緣故。目前在許多平台上都有太多類似“1元秒殺”、“ 0.9元一捆蒜苗”等拚購活動。

  “我們水果在果園出來時價格就很低,為了拓開銷路,很多時候不得不跟一些社區團購平台合作,但給的價格隻比出果園的價格高出幾毛錢。如果非要低價,我們就隻能提供一些質量稍微差一點的水果,但水果是吃的,我們還是要保證安全。”一位水果批發市場供應商對記者講到。

  的確,討價還價的雙方買賣談判中無可非議,但如果過度追求低價反而會適得其反,否則極有可能會掉入“劣幣驅逐良幣”的陷阱中,並最終爆發產品安全問題。

  而作為社區團購“局內人”的張軍也坦言,當下的社區團購和幾年前的微商很相似,為了能分得一塊市場蛋糕,大多都以價格作為競爭手段,把利潤壓到很低,因此,招商也成了他們一大難題。

  張軍告訴記者,平台為了想要賺錢,就隻能在價格上作文章了。如某些平台在采購產品時隻要商品“沒壞、沒毒”就可以,尤其是一些小平台,不會設置專門的監管人員。目前,不管在政府和行業,都沒有相關專門監管部門,因此,大多平台跳線的灰色地帶更肆無忌憚了。

  以上問題,究其原因,是由於社區團購平台間競爭毫無規則可言,整個社區團購的生長軌跡從之初就埋下炸彈。社區團購是一個做“以銷定采+熟人社交”商業模式的生意,不論何時,消費者最看重的依然是產品的質量和服務,而非“團長”本身,如果產品質量出現問題,消費者還能買“團長”的單嗎?

  社區團購行業如果不能有一個形成良好的生態體係,最終將落得一地雞毛。

“巨頭”加入 加速洗牌

  當社區團購玩家們自顧自的廝殺之際,電商大佬和傳統零售巨頭的“正規軍”也趁虛而入,對於社區團購的早期玩家們來講,衝擊無疑是巨大的。

  蘇寧易購在今年推出“APP+門店”的蘇寧小店上線了社區團購“蘇小團”業務線。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最新團長數量已經達到4.8萬人,目前蘇小團整體GMV環比漲幅也達到了1300%。而作為蘇寧小店旗下的團購品牌,在一定程度上已成為整個蘇寧商業生態圈的流量入口。

  京東開發的小程序友家鋪子,主打社區日常生活用品,包含生鮮水果和日用百貨。拚購則由線下店長提供,秒殺及優惠券商品由京東提供。從京東友家鋪子店長版協議解釋可以看出,友家鋪子雖不是完全的社區團購平台,但在一定程度上,入局社區團購的事實已顯露無疑。

  阿裏的社區團購運營模式則是通過自家的“菜鳥驛站+手機淘寶”布局,目前手機淘寶的“團購驛站”已在沿海城市地區布點,可以看出,阿裏擴張社區團購也指日可待。

  永輝超市是商超行業首家做社區團購的,在模式運營上,主要招聘永輝超市周邊人員為“團長”,顧客通過點擊“團長”的專屬鏈接完成交易,這對於打造永輝超市生態圈來講,也是一個全新的路徑。

  彼鄰優鮮社區團購區域負責人唐經理表示,“由於社區團購門檻低,市場競爭亂,一些新加入品牌“水土不服”的情況非常普遍,而電商、商超巨頭的加入,在一定基礎上更能推動整個社區團購行業生態走向良性發展趨勢。”

  可以看出,電商、商超等巨頭企業的加入,預示著社區團購行業將迎來行業洗牌階段,畢竟這些正規軍在競爭力和線上運營能力以及供應鏈上他們更具有實力和優勢。

  當然,並不是說巨頭入局之後,其他玩家的前途就慘淡了,社區團購是一個熟人生意,有些起步早的小玩家們往往在這方麵更具備天然優勢。

  是否會趟當年“千團大戰”老路

  據不完全統計,受到市場熱捧的社區團購已超過上千家,成為近一年多來投資項目中為數不多的熱門項目之一。

  在新零售背景下,風口一個一個接踵而來,從起初被人看好的無人貨架現在已經“涼涼”,到便利店陷入“關門潮”,如今的社區團購接著又被吹了起來。

  但正所謂“幾家歡喜幾家愁”,正值社區團購資本熱持續時,號稱覆蓋30餘城市,融資10億元,有四五十萬用戶的武漢社區團購品牌“鮮女果”被爆出關停。官方的解釋是,由於社區團購賽道玩家太多,打算“暫停觀戰”。

  同時,社區團購行業猛料不斷,從業內人士爆出“你我您”麵臨資金鏈斷裂風險;鄰鄰壹寧波關城、南京業務相繼關閉等消息背後,可以看出,整個社區團購行業即將麵臨殘酷的淘汰賽困局。

  其實,就社區團購而言,可以說是在零售領域衍生出的一個“新物種”,走的是“頭重腳輕”模式。腳輕,指的是投入成本低,依靠單一的微信生態圈;頭重,則是供應鏈,目前成為是部分社區團購平台最大的短板。

  “對於一些實力較強的平台而言,每天要完成大量訂單,必須要通過專門的供應商和專業物流來維持,這無疑會增加一部分成本。而對於小團購平台來講,由於缺失供應鏈,他們的大多產品並未來自產地,而是通過當地批發市場,這在一定基礎上造成社區團購市場價格高低不一,競爭不公的現象。”社區團購平台負責人張軍講到。

  業內人士認為,“對於多數社區團購創業者來說,首先供應鏈是別人的、流量也是別人的,團長如果不穩定,隨時會讓投入打水漂。隨著社區團購行業進入到下半場衝刺賽的角逐中,供應鏈則顯得越發重要。”

  在紅利驅動下的社區團購本應該更理性一些,但許多平台卻都急於求成,爭搶市場,大喊擴張計劃,以此來獲得資本。而當年千團大戰之所以有那麽多企業難以存活,近乎全盤淪陷,歸根到底,就是對市場毫無敬畏之心的結局。

  隨著湧入社區團購賽道的人越來越多,大有超越當年團購網之勢。不過一些平台也要謹慎,避免自己淪為炮灰的結局,猶如當年團購網站的千團大戰,最後也隻有美團活了下來。

  社區團購並不能急於盲目擴張,更應該先深耕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同時提升自身優勢,避免在同質化的社區團購泥潭中率先死去。

京CPI備12018305號 午夜神器_特黄大片好看视频_99在线视频免观看视频商貿連鎖集團有限公司